第7章 人人都会爱上曲终人散

在后来无尽的悲伤里,她用这感激平复自己。
1。两个人的冷春光
那一年的春天在沈细细记忆里是紫色的。深深浅浅的紫里,有着淡淡消毒水的味道,沈细细每次拂花穿雾地走回那时辰光,在不敢轻易触碰的记忆深处,是邵辰那张消瘦苍白的脸。
那一年,沈细细得了抑郁症。抑郁症是什么,沈细细到现在也说不清。她不知道生活是从何处下手击垮她的,灰色的阴霾张牙舞爪攀爬出来,日夜将她缠绕得无法呼吸。她不知道自己为何有那么多眼泪要流,它们悲伤得不计较由头,从每一个看不见熟人的缝隙里冒出来,把她裹成一簇湿漉漉的苔藓。死,是沈细细那时唯一清晰的念头。
她想过成千上万种死法,在它们实现之前,她走进了医院,接过了医生手里的大把药丸。
那家医院,有一棵很大的紫藤。那时正是花季,盛大的紫花朵重重叠叠垂下来,像是决心要在沈细细的生命里打下印记。沈细细每次去医院都喜欢在那里坐一会儿,从那片紫里偷来片刻宁愉。
就是在那株紫藤树下,她遇到了邵辰。他独坐花下的姿态比她更孤孑,嘴角若有若无的荒寒笑容。两人一头一尾坐在花架下,最初说话的,只有微风翻过花叶的声音。
2.比孤独更孤独的幻象
后来两个人在一起的日子,最多的细节就是沈细细坐在邵辰的病榻前握着他的一只手,邵辰在笔记本电脑上看电影,沈细细看自己的专业书,偶尔起身给邵辰倒水拿药。傍晚的时候,两人在医院花园区散步,最常去的也就是那棵紫藤树下。夜色里,两人静默地站一站,偶有疾风吹过,紫色花朵就不声不响扑了满怀。
很久以后,沈细细从回忆里看过去,才发现,那时候邵辰的神情总是忧郁的,并不因为她站在他的身边神色就明亮一分。那时被春风轻轻翻阅的心尖幸福,是她一个人的,比孤独更孤独的幻象。
沈细细是做调香的,生活里挤得满满的是各种香料和化学公式。沈细细喜欢她的工作,在她寂寞的青春里,那些花样迭出的气息是她生活里最亲密的慰藉。但某些时候,沈细细能感觉自己的心是空洞的,它们空得像海啸过境,呼啦啦拽得她惊慌失措。那个时候,一切都成了虚妄,没有任何东西有根基停下来,可与她伸手相握,她是风里被撕得哗啦作响的纸风筝。那时候,那些她无比熟悉的成千上万种香料的名字,那些她无数次借用来转移注意力的专业书籍,那些曾像万花筒一样吸引她做下去的创香配香的过程,都无法填补她心头的恐慌。她的心头有头幼兽在尖叫,她在生活里到处找寻,没有什么可以捂住它的嘴。
在因抑郁症走进医院之前的很长一段时日,沈细细无数次梦见自己变成了一个女疯子,赤身裸体穿行在人群中,从这样的梦里醒来满头是汗。
遇到邵辰之后,沈细细找到了比那些药丸更有用的东西。邵辰的名字,悄悄镶在她的心上,是她世界里最踏实的秘密珍宝。
她喜欢在他身边被他轻轻握着手的感觉,踏实得好像拥有了一整个瑰丽世界。他轻轻的一个吻一个笑容就能翻动她世界浩大的甜蜜,他像这个世界通向她的密码。
3.感激你可用来感激
除了邵辰,没有熟悉的人知道沈细细的那一场抑郁症。沈细细将自己的秘密捂得很好。回到单位,她总是那个工作服永远洁白笑容永远挂在唇边的年轻却成就卓越的女调香师。除了性情有些内向,不太爱说话,她和公司里别的年轻女孩没有什么区别。
她像一只被铁丝捆绑起来的玻璃器皿,外表光洁完整,内里全是细碎裂纹。无数次于无人处彻夜痛哭,无数次用锋利刀片抵在腕间的彻夜徘徊。没有人知道她是一个每日走在生命边缘的人,只消生活伸出手指轻轻一推。除了她那司空见惯的主治大夫和沉默的邵辰。
邵辰把沈细细的肩揽进怀里,他冒着坚硬青胡茬的下巴顶在她的头顶。“会好的,一切都会好。”他轻声说。沈细细的眼泪一下涌了出来,打湿邵辰浅蓝色的衬衣。这是她长大后第一次在别人面前肆无忌惮地流出泪水,沈细细觉得这感觉真好。
沈细细的抑郁症就是在邵辰身边一天天奇迹般地好转起来的。
沈细细感激邵辰。她知道,若非遇到邵辰,那一场以抑郁为名的病症或许将她的人生一网打尽。
在后来无尽的悲伤里,她用这感激平复自己。
4.无望与绝望的区别
无望与绝望的区别,沈细细是在爱上邵辰之后懂得的。如果说抑郁症病人对前方的无望是来路不明的,那么因邵辰而起的绝望,则是清晰而坚实的,像一粒小种子,开始在沈细细的心上冲撞着,蚀心裂骨地萌发开来,日益攀延。在她对他的爱里,即便是最深沉的时候,也在书写着一封命运的告别信。
她知道,属于他们的,只有别离。
在他们的关系里,永远都是沈细细在说,邵辰在听。沈细细在成长过程里一直是一个寡言的人,而在邵辰那里,她似乎说完了半生所有的话。等到沈细细无话可说的时候,两人之间就只剩无尽的静默。静默里,邵辰幽长不知所终的发呆目光,游荡在沈细细无从抵达的世界。
起初,沈细细以为让邵辰沉默的是他的病。邵辰是在28岁这年突然被查出肺部有转移瘤的。医生让他住院一段时间,待身体指征达到最佳状态时进行手术。而即便一次手术成功,此后的情况也未可预知。
后来,沈细细发现不是,问题不在邵辰的病。他与她的鸿沟,像她身陷抑郁症时的生死命题般,是她无法逾越的。
他们的关系是一面镜子,沈细细清楚地看到,她伸出手去,触不到他的世界,她的指间只有自己荒凉的边界。
邵辰的静默沉郁里书写了一切,是否愿意读懂它们取决于沈细细掩耳盗铃的耐性。
在邵辰身边,沈细细学会了抽烟。她经常在邵辰抽烟的时候,走过去,从他的烟盒里也取出一支。两缕缓缓升腾的细烟里,尴尬的静默有了一点模糊不清。调香师是绝对不允许接触烟草这类辛烈东西的,而沈细细已不想顾虑那么多,在那段时光里,烟草燃烧时的尼古丁的确帮她抵御了心中绵密的疼痛。
5.没有比爱着更好的事情,即便悲伤
邵辰的微信是沈细细不小心看到的。她一直小心地躲避它们,像行路人走在熟悉的路上躲避一口一早便心知的深井。等它措手不及暴露在她面前的时候,她还是忍不住,翻开了那条微信之前的众多记录。
在那里,邵辰以她完全陌生的面目,与一名情况相仿的女病友交谈甚深,心意相契。那个他,是深情的睿智的,甚至体贴到想要为那女孩打包全世界的温柔。
沈细细愣了很久。邵辰从卫生间回到病房的时候,沈细细不动声色地将手机放回原处,问他:“晚饭想吃什么?”
沈细细有过无数次想问邵辰爱不爱她,却一次也没有问出口。他爱不爱她?他为什么要以情侣的模样与她相伴?他希望她以怎样的样子停留在他的生活里?还是他根本对她毫无期待?沈细细觉得这一切好像都无从得知,又好像其实答案都在。
爱是需要缘分的事情,所有灵魂的打开都需要契机。她愿意以他为心上图腾,却无缘被命运赠予通往他灵魂一隅的钥匙。
她又在暗夜里独自流了很多泪,但那些泪都痛得指向分明,痛得让她心安。
她知道,她在爱着,这是那样清晰不容置疑的事情。
有比爱着更好的事情吗?没有了,世界上再也不会有比知道自己在深爱着更好的事情了。沈细细这样告诉自己。
6.孤独的爱人吟不出爱的战歌
沈细细离开邵辰时,他刚做完手术不久。
手术还算成功。而以后依然存在较高的复发风险。
邵辰刚从麻醉中清醒过来,他的手机便响了。沈细细把手机递给他的时候,看到屏幕上正是那个女网友的名字。邵辰犹豫了一下,沈细细把手机放到他手里,温柔地说了声,“接吧”,便走出了病房。
走在病房的走廊上,沈细细心中怅然。她知道,她所有的悲伤都在耗用对他的情感。情感再深,也总有耗用完的时候。她再一次看见了结局。
等她再回到病房的时候,看到邵辰躺在床上注视着她。她走过去,邵辰伸出手,像无数次一样,轻轻将她的手温柔握进手心。邵辰看着她,邵辰的睫毛那么密浓黑长,稠密吊兰般,还是她最初心动时的模样。沈细细的眼泪差一点就流了出来。
邵辰说:“细细,你知道吗?其实你爱的并不是我,是终要完结的感觉。人人都会爱上曲终人散。”
沈细细知道邵辰想要说些什么。她懂得他想要向她索要的一切。
他需要她的承诺和坚定。其实邵辰才是那个在爱里丝毫没有安全感的人,渴望她以一个爱情勇士的姿态引领他。
可是沈细细知道自己做不到。
她并不是勇者,无法挥旗直上立杆为营地爱一个不爱自己的人。
邵辰的眼神就在沈细细面前一点点黯淡了下去。
他无从得知的是,沈细细那些漫长的独自熄灭爱的过程。
爱是两个人的事情,有一方的心意不在场,所有的往事便注定终要沉睡在孤独之海。
7.人人都会爱上曲终人散
沈细细用了很多时间遗忘邵辰。一场抑郁症,连同一个叫邵辰的名字,成了沈细细最隐秘的过往。
连同改变的,还有工作。因为长时间的抽烟损坏了嗅觉,沈细细对调香师的工作感到力不从心。后来沈细细经人介绍相亲结婚后,丈夫舍不得她朝九晚五,常劝她待在家中,沈细细就办理了离职。
最后一次摧枯拉朽地想起邵辰,是因为在那家医院前遭遇了一场暴雨。那天沈细细在附近的商场买东西,刚走到医院门口就赶上了雷雨。站在医院的大厅里等着丈夫开车来接的时候,她一扭头,便从窗口看见了那一树熟悉的紫藤花。那一刻,沈细细的身体里有个位置突然尖锐地痛了一下,痛得她在医院来来往往的人群里就想捂住胸口蹲下身去。
一切仿如昨日,邵辰黝黑的长睫毛的眼睛又仿佛近在咫尺,静默注视着她。而她的心,依然怦然而跃。
沈细细交握着自己的手,她在心里告诉自己:“没关系,你不爱他,你不过是爱上了曲终人散。正如他所言,人人都会爱上曲终人散。”
丈夫很快驱车赶到医院门口,车后座坐着他刚从幼儿园接到的他们四岁的儿子。你看,时光就是这样如梭穿巡。丈夫打开伞,绕过车来接她。一踏入暴雨,他就伸出臂膀将她揽在怀里,大风翻得他们头顶的雨伞扑棱作响。眼前的车内,儿子调皮地在车窗上用手指画出一个笑脸,他的小脸就从那些透明笔画里对她笑起来。
沈细细在丈夫怀里也飞快地回儿子以笑容。
她想:邵辰是对的,这世界所有离别的人,所有离别的思念,终究爱上的不是对方,只是生命里那一曲曲不可更改的曲终人散。她知道,这世界总是有邵辰那样的聪明人在,他们总是能比别人,比她这样笨拙的人,更快地看到前方。
只是在那时候,无人留意到,一颗眼泪从沈细细的眼角飞快滚落,随着疾风迅雨,骤然消逝不见。
第四卷:难忘少年事
岁月里,我们失落了某种心情。
一章橙花不说话
打赏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用户协议 | 版权声明 | 帮助中心 Copyright©2021 girlbook.c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9009749号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本站由网文云小说系统提供技术支持
扫码关注爱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