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牛逼闪闪的梦想

七月的天,空气是潮湿且厚重的,散发着粘稠的气味,让人无端烦躁,尤其是再遇见一个痴缠不休的男生就更如此了,黎朝颜一边恨恨的想,一边转身朝弄堂里进。
窄小的弄堂,终年阴暗潮湿,两边斑斓的墙角,长出厚厚的青色苔藓,墙角堆满腐烂的垃圾,空气里散发着一股腥臭味,让人感到恶心,黎朝颜用力的踢开脚下的一团垃圾,然后抬起头仰望天空。
她想,总有一天,她会离开这里,一定会。
弄堂左拐,她推开摇摇晃晃的木门,母亲站在窗边,见她回来,哼笑了声,极冷漠的说道:“这次又是第几个?”
显然,她从窗边看见了刚才发生的事情,黎朝颜不打算理她,却听她又说:“黎朝颜,你只有十七岁。”
她的样子,让黎朝颜有想笑又气恼的感觉,仰头看着她,轻声反问:“您十九岁不是就生了我吗?”
或许是她脸上似笑非笑的讥讽惹怒了母亲,她快速地蹲下来,随意拿出地上的一只高跟鞋朝黎朝颜砸去,猝不及防的速度,让黎朝颜没有来得及躲避开,头一偏,高跟鞋砸在了她的额头上,幸好不是细长的鞋跟。
额头上传来的压住神经的疼,彻底让黎朝颜恼了,她冷笑两声,捡起落满灰尘的高跟鞋,看着自己的母亲,轻声问:“如今,这美丽的高跟鞋,怕也只有这样的用处了吧?”
说完,她吹了吹高跟鞋上的灰,仰起头看她的母亲,母亲脸色苍白,整个身体都在颤抖,哆哆嗦嗦的张开嘴骂了一句:“孽种。”
然后,转身朝她破旧的卧室里走,门被剧烈的摔上,那力道甚至把整个破房子的震的摇摇欲坠,黎朝颜感到有一瞬间的眩晕。
她抿着唇看着满房间横七竖八散落着的高跟鞋,忽然冷笑一声,这些高跟鞋曾经多么漂亮,都是那个男人送给她的,可只从他离开后,它们就被丢弃在了房间的各个角落,并且形影单只,是她把其中的一只扔掉的,她见不得这些成双成对的高跟鞋。
关于她的母亲,三言两语就能交代清楚,十九岁的少女爱上了自由不羁的男人,她为他离家出走,与亲友父母断绝联系,可最后,他却在她生下她不足一个月时就一声不响地离开了,只留下一张纸条,他说他不能够接受这样繁琐没有自由的生活。
从此后,黎朝颜成了没有父亲的孩子。
黎朝颜知道她的母亲是变态的,否则,怎么会常常一个半夜蹲在阴影中,把落满灰尘的高跟鞋抱在怀里,目光空洞地望着窗外漆黑的夜,有时哭有时笑,声音凄厉令人悚然。小的时候,每当从房间出来,看见角落里披头散发的母亲,小小的黎朝颜都会吓的哇哇大哭,甚至不敢出来上厕所。
现在,她已经能够视若无睹了。
额头上被砸的地方,开始有些肿胀,里面的神经一跳一跳得疼起来,黎朝颜用力扔掉刚才砸她的高跟鞋,然后站起来朝厨房里走。
不管在什么样的情况下都不能亏待自己,否则,怎么能有力气离开。她是注定要离开这里的,这是她十七年来,最最最大的梦想。
晚饭又是白水面条,已经连续吃了近一个星期,尽管她很想吐,可还是逼迫自己吃了下去,就像生活,尽管它让你十分的厌恶,却还是不得不继续忍受,因为别无选择,除非你能比它更强大。想到这里,黎朝颜咯咯地笑起来,才发现自己竟是这么聪明,在下一碗面条的时候,都能想到如此具有哲学的话。
从厨房出来后,她直接进了卧室,在那张破桌子前摊开课本,这是目前唯一能助她实现梦想的途径。
梦想,多牛逼闪闪的一个词。
半夜时,房间外又传来她的哭声,她把头埋在被褥里,可那声音今夜似乎格外清亮,从四面方面钻进她的耳朵,毛孔。
掀开被子,赤脚跳下床,拉开门她站在门口大喊;“大半夜,鬼嚎鬼叫,你不要活别人还要活。”
瞬间,房间死寂。
她狠狠地关上门,重新跳上床,拉上被褥埋头睡觉。
打赏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用户协议 | 版权声明 | 帮助中心 Copyright©2020 girlbook.c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9009749号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本站由网文云小说系统提供技术支持
扫码关注爱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