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 子


入了秋,沐城的天气一天比一天凉。
这么多年过去,惠生孤儿院一直没变,只有铁门上的油漆已经剥落干净,带着锈迹。院墙之内,藤蔓顺着墙壁一直往上爬,渐渐连光也透不进去了。
走廊里有些暗,孩子们都在午睡。
裴欢弯下腰整理玩具,院长跟在她身后帮忙。她的手做了漂亮的水晶指甲,可搬起东西来毫不在意。院长感叹地看着她说:“裴小姐,我们院里都知道,您是真的喜欢这些孩子,好人有好报。”
裴欢摇头,看向门里一排一排摆放着的小床。
这个浮华的圈子里,做慈善的大有人在,捐款是个好名目,有人拿来洗钱,有人用来作秀。
只有裴欢,她定期捐不多不少的数目,也许不如同期的明星慷慨,可她却坚持了很多年。
她是个明星,只是这女人非常怪,传言她早早结婚,不肯迎合市场,也不上娱乐节目,再加上她拍片子的风格保守到家,说是红,也不过是看在夫家的面子上,担一个虚名。
院长早就对这个女明星有所耳闻,但接触下来,人人都发现,裴欢是那个混乱圈子里的异类。
她非常喜欢孩子,有空就来孤儿院做义工,她和其他普通的志愿者一样,打扫院落,带孩子们上课,陪他们玩。
窗外渐渐刮起风,走廊里的几扇窗户被吹得发出声音,院长怕吵醒孩子,跑出去关。
风雨欲来,可是这一天也和其他日子一样,没有任何不同。
裴欢渐渐笑不出来,收拾好玩具,院长还没回来,剩下她一个人在休息室外站了一会儿。
又到秋天,这是裴欢离开他的第六年。
中秋的时候,她该回去看看他,他们说好的,六年之后兰坊再见。
只是这一次见面,她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活着回来。
裴欢走进休息室,最靠窗边的小床上睡着一个女孩,看上去四五岁,却比其他同龄的孩子都瘦弱。
她低头想帮孩子把薄被盖好,手却一直在发抖。
有些事,舍不得却必须舍。
裴欢看着睡梦中的孩子,她的眼泪就滴在被子上,孩子睡得很熟,毫无察觉。她想起刚才院长说过的话,说她会有好报。
然而,她如果是个好人,就不会把亲生女儿扔在孤儿院里,一放就是五年。
她才二十五岁,已经是个母亲。眼前这个饱受病痛折磨的孩子,是她当年怀胎十月,千辛万苦也要保下来的孩子,可她却能狠下心,把她放在孤儿院。
裴欢轻轻抚摸孩子的小脸,哽咽着念她的名字:“笙笙……”
孩子似乎感受到她手心的温度,下意识地往这边靠了靠。
这也许是她和女儿最后一次见面。
裴欢捂住自己的嘴,无声无息地流泪,逼着自己背过身,一步一步走出去。
走出这里,她依旧是那个低调而美丽的女人。
秋天的沐城很平静,这是座百年古城,城区中心留有蜿蜒的古老巷子,维持肃穆的神情。
裴欢戴着墨镜和丝巾,顺着街道走出去。她并没有开车来,走了很远才打到出租车。司机是个本地人,显然已经闷了一天,急切地想和她聊天。
他没认出裴欢是个明星,啰嗦地和这个安静的女人说起最近听来的消息:“兰坊又有聚会了。别靠近那条街,那是敬兰会的地方,摆明了是条黑街。”他一边说一边摇头,“你可别说这年头没黑道了,敬兰会嘛,是吧,人人都知道的。哈哈……姑娘,我讲这个就是乐一乐,你别怕,都是有组织讲规矩的,不像电视剧里瞎拍的那样。”
裴欢一直沉默,看向窗外,满地落叶。
那一年也是这样的日子,一入秋,风就凉了。她狼狈地从兰坊跑出来,不知道能去哪里,只能拼了命地往前跑。
整座城市沉默不语,只有她一个人倒在路上,脚下都是碎裂的树叶。
她曾经发疯一样想要离开那条街,可是永远逃不开。
前方的司机还在说:“你知道华先生吗?传说是老会长的养子,当年老会长宁可把家业传给他也不给亲侄子!啧,多有手段的男人啊,都说他是做木头生意的,但实际上他的敬兰会……”
裴欢闭上眼睛,六年了,她该回去见他了。
打赏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用户协议 | 版权声明 | 帮助中心 Copyright©2020 girlbook.c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9009749号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本站由网文云小说系统提供技术支持
扫码关注爱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