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落花时逢君

白行简和龙泉一起失踪了。
持盈发现的时候,已经是他们闹僵的五天后。
那日湖亭,夫子一言不合就扔狗,把持盈吓得不轻,不知自己哪里惹到他了。她决定不理他,这一冷落就是五天,听不到他的声音,摸不到他的衣角,闻不到他身上的气息。持盈终于不能忍受,带着小黄,摸着回廊柱子跋涉到白行简房门。
“呀,团团,你怎么跑这里来了?”冯聊好不容易逃离姜老太公的求婚骚扰,到院子里透透气,就见持盈犹犹豫豫地徘徊在廊下。
“……”被人围观了,持盈想说自己只是路过,可这样一来,她就会被原路送回,情急之下,顾不了矜持,“我我来找夫子。”
“听说老白挺混账地惹你生气了,干嘛还找他?对付这种人,你就不能主动示好,不然他以后还欺负你,知不知道?来,姐姐教你怎么调教这种臭脾气的男人。”冯聊上前拉住持盈的手,将她往回带。
持盈被带回十几步后,陡然抽离冯聊的掌控。她目不能视,心却洞悉,方才的直觉有了佐证:“姐姐你这样骂夫子,他都不出来,是不是他不在家?”再往深处想,“可是夫子不在家,你为什么不直接说,而要故意掩饰?是不是有什么要瞒着我?”继续发散,“是不是夫子讨厌了我,离开西京了?我明白了,难怪他要来西京,是觉得我累赘了,要丢下我这个包袱。”
冯聊吃惊地盯着洞悉力与脑补力俱佳的泫然欲泣的少女,挠了挠头:“其实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并没有得到有力反驳,证明持盈的猜测离真相不远,她无神的眼里沁出眼泪:“夫子果然是嫌弃我的。”
仿佛感受到主人的悲伤,小黄蹭着她脚边打转,想要安慰主人。
冯聊在心里问候了白行简的八辈祖宗,真是个孽障,不仅对持盈不辞而别,更是无耻威胁冯聊,不许她告诉持盈他的去向,不然他会有一百种办法让冯聊嫁给姜老太公。踩人底线的事情,冯聊相信素来没有好口碑的兰台令绝对干得出来。她别无选择,只好出卖持盈。然而面对被人无情地将一颗心摔成渣的少女,冯聊一片同情与内疚冉冉升起。
“团团表妹,我知道兰台令去了哪里。”乱入一个少年。
冯聊见有人解围,大喜。这少年是持盈表兄,叫齐祯,假如由他透露,那么就不关她的事了。
持盈听见熟悉的声音,暂时收泪,转过湿漉漉的一张脸,急切问:“表兄你知道?”
表妹全心全意都在别的男人身上,齐祯即便意难平,也还是决定告诉她真相:“兰台令寻找药王谷去了。”
“药王谷?”持盈睁大无神的眼,“真的有药王谷?”
“二舅舅这些年一直在寻找的就是药王谷,他书房里藏的画就是地图,兰台令来西京的目的,就是为的药王谷吧。”这些是齐祯自己打听来的秘密。兰台令白行简给他拆台后,他就不服气得很,背地里搞了些调查。
“这么说,是二伯利用夫子去找药王谷!”持盈愤愤不平。
“兰台令利用你和二舅舅寻找药王谷也说不定。”显然齐祯更相信是这样,少年湛亮的眼里都是对兰台令的不屑,如此精于算计的人,竟得可爱的表妹回护。他发誓要揭穿那人虚伪的面具。
持盈愤愤的神色淡下去,虽然一路来夫子对她的关心不似作伪,但她触不到他的真心,他的真相藏在层层叠叠的山峦之后,与她隔着万水千山,仿佛她一生都无法抵达。他利用她到西京,倒也不是不可能。
倘若她之于他的价值,只在利用之间,那她被弃如敝履,再无价值,才叫人伤心。
冯聊咳嗽一声,打断醋意少年的故意引导,解救储君于自卑中:“姜家老二怎么会无缘无故跟心机满满的老白合作?肯定是有条件的嘛,比如给你治眼睛。药王谷想必有什么神奇的药物,治眼盲疗效特别好呢。”
在冯聊的引导下,持盈的解读是这样:“夫子被二伯逼迫着给我治眼睛。”
冯聊发现自己外交家的辞令修养在男女感情上果然不好使,为了安抚失恋少女破碎的芳心,她不得不出卖自己的灵魂,替无耻兰台令说好话:“团团,老白不是那种薄情人,诚然也不怎么厚。他不主动给你治眼睛,回京后怎么跟你父君交代?”
持盈再度解读:“夫子是碍着父君的面才给我治眼睛。”
“……”冯聊绝望地不能言语。
齐祯少年重重“哼”了一声,既鄙视兰台令的功利算计,又鄙夷冯聊的颠倒黑白。对于持盈,他则温柔了腔调:“团团表妹,咱们等兰台令回来再责问他不迟,带不回治眼睛的药,就治他的罪。咱们去花园里玩吧?我讲故事给你听。”
持盈不动,沉默许久,做了一个惊人的决定:“我要去药王谷找夫子,不要告诉二伯,你们要是不愿意陪我去,就小黄陪我去。”
“不行!”冯聊大惊,“药王谷在哪里我们都不知道,老白都要地图才能去,你眼睛又看不见,多危险!”
“团团表妹!你是女孩子,又是储君,不可以冒险!”齐祯吓得脸都白了。
眼盲的少女站在原地,初次展露储君的手腕:“冯聊姐姐,你陪我们走这一路,是为了赎回公主,可我瞎了,你即便帮夫子救出前兰台令,我父君也未必会放过你。至于夫子能否找到药王谷,寻到可能存在也可能不存在的药物,治好我的眼睛,谁也无法保证。与其将希望放在虚无缥缈的等待上,不如随我走一趟,结果如何,我都不会怪你,而且一定帮你赎回公主。”
冯聊被一个黄毛丫头威胁了,直叹气,被老白威胁,又被小团威胁,这一老一小都鬼精,无耻得一脉相承,人生简直不能好了。她垂死挣扎:“可我要不听老白的,他说会有一百种办法让我嫁给你太爷爷。我一跃成为凤君的奶奶,你的太奶奶,万一不幸我要是给你太爷爷生了娃,姑且不论他哼哼唧唧生不生得动,天呐,我岂不是要被天下英雄耻笑,还怎么混江湖?”
持盈默默听完:“我也可以让父君给你赐婚太爷爷,有一个年轻的太奶奶也不错。”
“嗨呀,狠毒不输兰台令,姐姐看好你。”冯聊心念电转,倒戈毫不犹豫,“冯聊决定唯储君马首是瞻。”
持盈转向齐祯:“表兄……”
齐祯少年被冯聊倒戈之迅速震惊得未能回神,就接到了表妹危险的信号:“团团团表妹,我绝对不同意!”
“表兄在族中佛堂里的释迦佛像后面藏的两个人偶……”
齐祯少年的脸一白,再一红:“你你怎么知道?!”
“表兄擅自在人偶上写储君生辰,若被有心人发现,就不担心酿成巫蛊之祸?”
齐祯脸色彻底白了:“我只是想……”
“表兄在西京呆的时间久,且见过二伯书房里的画,可以给我们带路。”持盈一步步逼人就范,也懂得适时给出补偿,“事成之后,我会给母上和父君举荐表兄,做我的凤君。”
齐祯:“……”
冯聊说起风凉话:“果然无法拒绝呢。”
就这样,储君持盈收服了两名帮手,又让小黄嗅了白行简未带走的外衣,临时将小黄训练成搜救犬。冯聊装备上江湖武器,齐祯绞尽脑汁凭记忆画出一幅模棱两可的地图,再带上干粮和水。持盈怕夜长梦多,牵走照夜白,当即出发。
待姜二公子发现持盈不见了,已是第二日,一番搜查,猜测这丫头去找寻药王谷了,急得姜二公子小说都写不下去,亲自去追要命的熊孩子了。
药王谷当然不是轻易能进入的地方,白行简即便持有地图,也未必能全须全尾抵达或折返。持盈贸然闯入,只怕凶多吉少。
对此,持盈是不知道的,若是知道,恐怕更会加快赶路。照夜白是千里驹,奈何只有一匹,纵然再快,也不能甩了冯聊和齐祯的坐骑。三人紧赶慢赶,不日抵达西京城外的桐山,再弃马,步行入山,开始了风餐露宿披荆斩棘的路程。
“表兄确定是桐山?”持盈眼下的情况,步行十分艰难,只觉得在山中打转。这是一条人迹罕至的山路,勾刺藤蔓皆是障碍。
“桐山的外形,我不会记错。地图上是一面陡峭的山壁,应该是从这里上山。”齐祯折了一段木枝,削去枝叶,给持盈做登山杖。
“说来,药王谷,既然是谷,为何竟要上山?”冯聊一面照看持盈,一面随时防备林中虫兽,同时对这少年带的路充满怀疑。
“世人皆以为药王谷在山谷,所以后世之人从来没有寻到过。二舅舅的地图也只是画出这些年寻访的可能藏有药王谷的大概地段,不过,我们只要找到兰台令就行。药王谷究竟是否如传说,就在桐山,谁也不清楚。”齐祯看了眼持盈,“你夫子不过是一介史官,如何能进入药王谷?”
持盈以木杖探路,走出一脸的汗珠:“夫子懂些药理,或许知道一些关于药王谷的我们不知道的什么吧。”这般说来,夫子倒更加莫测了,持盈想得出神。
密林窸窣,小黄卖命地奔着小短腿,跑回来,嘴里叼着一物,搜索有功的小黄得意地摇动尾巴。
“是小黄发现什么了?”持盈精神一振,她迫切想见到关于白行简的任何东西。
冯聊取了小黄叼着的物事,放掌心观察:“一缕衣片,似是被刺勾住的,你摸摸手感,是不是老白的。”
持盈忙不迭接到手里,指腹摸索,又放到鼻端,闻出尚未消散的清苦气息,于是十分肯定:“是夫子的衣料!被露水打湿过几回,看来夫子是几日前从这里经过的。”
有了佐证,三人再无担心,由小黄在前蹦蹦跳跳开路。
向晚时分,飞鸟归巢,夜幕降下,草叶生露时,冯聊和齐祯望见了远方一团火光。
荒山野岭里,很有鬼火的嫌疑。
“会不会是夫子?”持盈不太确定。
“你不是从老白的衣料上推断,他几日前便走过这里?”冯聊反问。
“要不谁去看看?”齐祯露出一丝紧张。
这个任务,冯聊只能义不容辞地接受了,离开前反复叮嘱两个家伙好好待着,别乱跑。
取了飞镖在手,冯聊放轻脚步,在离篝火几丈远的地方隐了身形。火光照出五六个官兵打扮的身影,正吆五喝六地豪饮。冯聊蹲在灌木丛里,想从听墙脚里打听些端倪,结果只被灌了两耳朵行伍里的牢骚话。担心那只软糯可口的汤团儿被野兽叼走,冯聊没再多耽搁,动身返回。
回到原地,不见了持盈。
冯聊呆了一呆,怀疑折返的路是不是走错了,待发现地上杂草被混乱的脚步踩过,才知不妙。
果然不叫人省心。冯聊暗自叹息这趟差事一个办不好,就没有下半辈子了,真不如身在江湖畅快。她认命地再度回到那片篝火地,从乱枝缝隙看过去,方才的五六个官兵,现下是七八个,另有一对粉嫩的少男少女,正是持盈和齐祯。
落入不明之地,齐祯一脸紧张,持盈大概是眼不见为净,小脸神情一片坦荡。
“这小丫头片子眼睛瞎了不成,竟不正眼瞧老子!”官兵里的头领大刀金马地坐在一块顽石上,手里握着酒壶。
“大哥,这丫头确实是个瞎子,您瞅,还牵着导盲犬呢……不过看样子,这导盲犬也瞎了……”将持盈捉来的人据实汇报。
“……”头领满脸遗憾,“那真是可惜,她见不到老子的英武身姿。”
“那可不,只能怪她没福气。大哥,怎么处置?”
“这俩小猫看穿着,非富即贵,怎会出现在孤山野岭?还有没有同伙?”
持盈将自己转了个方向,正对头领,不慌不忙地编瞎话:“我们是西京城来的贵家子弟,听说这山里有药王谷,便伙同表哥一起瞒着家人,出来探险,表哥说找到药王谷就能治好我的眼睛。”
篝火边的官兵都静默了下来,官兵头领再开口时,十分严肃:“谁告诉你山里有药王谷?”
“咦?难道没有?说书先生说的啊!”持盈脸上跟着搭配惊奇的表情,想想又觉得怀疑,“可是如果没有药王谷,你们怎么会夜里上山?这片桐山属西京姜氏,并不允许外人涉足,便是西京驻军也不可以。你们远道而来,特意为的药王谷吧?”
“嘿,小丫头知道的还不少。”头领并没有放松警惕,围着持盈转了一圈,分明是个不谙世事的粉嫩丫头,却给人一种不可小觑的错觉,“你怎知我们远道而来?”
“西京天气一日凉过一日,捉我们来的大哥还穿着单衣,想必是春夏间从南方启程?山上气候更凉,各位大哥宁可喝酒驱寒,也未曾取山下人家的衣物,想必是不愿暴露了行踪?”
官兵都听得吃惊,头领脸色一点点沉下来,齐祯更是吓得出了一身冷汗,眼下情况不明,团团表妹万一说中了这帮人的来历,不怕这帮莽人灭口么?深山老林简直是杀人灭口毁尸灭迹的不二之选。冯聊为什么还不来救他们呢?
冯聊不知道齐祯心里念叨着她,不贸然涉险是她的准则,既然团团正在摸清这队官兵的底细,同时猜测出来说给她听,她便静观为妙,瞅瞅小储君有什么良策。而假若她现在出去救人,能否从七八个莽汉手里救出这俩倒霉孩子还是个未知数,万一多生事端,官兵们得知持盈有外援,担心暴露行踪,定会心生警惕,举棋不定便会生杀心。总之就是静观其变。
且说持盈一番推论,命中了官兵们的真相,他们自然不会轻易放过这丫头。陷入被动的头领非常不爽,抽出佩刀磨出声响:“丫头,这些都是你的猜测,还是有人告诉过你什么?”
对方的反应证明自己猜对了,危险已经来临,能否破解危险,逆转局势,就看接下来了。持盈明白了夫子为什么不告而别,为什么不许冯聊说出他的去向,原来他要去的地方并不安全。这些官兵只是冰山一角,夫子可能会遇到更多的危险。
想到这里,持盈便横生一片名为“拯救夫子计划”的热血心肠。
“难道被我猜中了?”持盈露出明显的得意之色,“官兵哥哥,你的佩刀是不是生锈了?既然千里迢迢为着药王谷而来,为什么会在不到山腰的地方扎营呢?你们就甘心功劳让其他人抢了去?”
“丫头,老子的佩刀虽然生了锈,但伺候你细嫩的脖子还是绰绰有余,别想耍花样。为了你的小命着想,说说吧,你有什么本事,唱歌还是跳舞,让老子们乐一乐。”头领坐回石头上,灌了一口酒,噗地一下吐入篝火,火苗窜起一大截。不知怎么,这酒入口,一股劣质酒的味道忽然无法下咽。他心底隐形的火苗也仿佛被这丫头的三言两语给挑拨了起来,真想捏死这臭丫头。
其他官兵见状,也不敢说什么,都默默将酒收了起来。他们被分在外应队伍里,说着好听,其实就是看路的。倒叫这丫头说中了,他们的存在职责就是让其他队伍抢功劳。这个窝囊事,大家一起掩盖下去,也能浑浑噩噩度日,偏偏被不知哪里闯到道上来的臭丫头不痛不痒地给揭了伤疤。
齐祯见众人投来的目光不善,心中一颤,蹭到持盈身边,拉住她的手。这一拉发现两人的手心简直冰火两重天,他是冷得冒冷汗,表妹是热得冒汗珠。映着火光,他定了定神,瞧着表妹脸上放出异彩,显然她的把戏还没有结束。他真是费尽心思也搞不懂,一个女孩子为什么胆子这么肥,爹娘是帝后也不能保她眼下安危吧,莫非表妹有自救之策?
持盈顺着头领的话道:“跳舞我不会,唱歌的话勉强,不过大晚上的,就怕会引来其他奇奇怪怪的东西,你们要是不嫌弃……”
“嫌弃!”一个胆子比较薄的官兵脱口而出,说完脸上一红,发现兄弟们看向他的目光充满了鄙夷。
持盈从善如流:“那我给你们讲个故事吧。”
头领凶狠地盯着持盈,可惜对方是个瞎子,接不住他的凶狠之气,更加让他气闷:“讲不好,拿你当下酒菜。”
持盈酝酿了一下:“从前有座山,山上有个谷,谷里有数不尽的金银财宝,先到者先得,后到者连金粉都捡不到。讲完了。”
“噗!”头领再度喷出酒,篝火又旺了。
可怕的沉默之后,终于有人坐不住了:“大哥!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头领喷着粗气,斜过眼睛:“怎么,大楚兴,陈胜王,你要揭竿而起?”
又有人砸了酒壶站起来:“侯爷待我们不公,大哥,凭什么我们要在后面给前面立功的兄弟们看道?整整大半年,我们从广陵到西京,跟着侯爷寻找药王谷,可是药王谷就在眼前了,我们就坐在这里挨饿受冻?大哥,进药王谷吧!”
更多人站起来:“大哥,进药王谷吧!”
声势吓了齐祯一大跳,原来“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竟然这么热血,真是一碗煽动力极大的毒鸡汤。
持盈得到了关键信息:原来这帮官兵是广陵侯的人。
广陵侯为什么对药王谷产生兴趣?他跟夫子是否有什么关联?
最终,官兵头领也砸了酒壶:“兄弟们吃的是侯府的饭,为侯爷寻找药王谷,兄弟们义不容辞!前方兄弟们遇到了困难,咱们前去接应!带上臭丫头,进谷!”
听墙脚的冯聊:“这个展开真是万万没想到。”
有了带路党,冯聊轻松多了。
一场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戏码,开始了。
行军之路,自然倍加辛苦,尤其持盈行动不便,混在一帮粗野男人中间,没人对她怜香惜玉,也不在意男女有别,甚至还有想占便宜的,好在挑拨离间的手法她渐趋圆融,使用起来屡屡产生意想不到的效果。
几日下来,齐祯发现表妹似乎走上了一条坑蒙拐骗的不归路。他那天真可爱的团团表妹,再也找不着了。
渴饮山泉,饿啃野果,夜卧山石,行则被扛,持盈着实没少吃苦头,被嫌弃行路太慢,只能被人扛起来赶路,最颠簸的时候,胃里的山泉水都能被颠出来,颠晕过去,又颠醒过来。
无数次,冯聊想出手,担心她金枝玉叶娇生惯养的身体吃不消,尤其发现,团团发髻上的铃铛不见了。
冯聊夜里睡觉,总梦见凤君捧着两只碎裂的铃铛,伏在持盈不再活蹦乱跳的小身体上痛哭流涕,下令将冯聊碎裂成铃铛的模样。
“凤君你不能这样对你奶奶……”冯聊在梦里找到了免死金牌。
淙淙水声将持盈从跌宕的梦境里唤醒,小黄温热的身子拱在她怀里,替她挡了夜里的凉意。染上睫毛的晨露,随着她睁开眼的动作,滑进了眼睛里。她揉揉眼,抱着小黄悄然起身,循着水声步步小心,摸索到了一条溪流边。
持盈克制住了洗澡的冲动,一人一狗洗起了脸。清洁完毕,持盈鞠了一捧水喝,惊奇地发现溪水竟有甜香,初时淡,后转浓。想起小时候太爷爷给她讲的山野怪谈里,确有一段说的是桐山有甜溪,时而出现时而消失,捉摸不定,有缘者才能遇见。
莫非就是这里么?可惜自己看不见,只能想象这条传说中的溪流的模样。夫子应该看见溪流了吧?他有没有喝一口呢?想到“共饮一江水”,持盈将红扑扑的脸扎进水里,才没有被自己脑补得心头雀跃呢!
“小丫头片子找到了,似乎在练龟息功!”
持盈被从水里拎出来,胡乱被人塞了几片干肉作为早饭。齐祯发现表妹的婴儿肥脸颊都消瘦了,他将自己和表妹遭的罪都归到兰台令头上,有朝一日一定要清算。同时悲哀地想,冯聊一定扔下他们跑路了。
而就在这队官兵就着溪水吃干粮的同时,几里外的溪水上游——陡峭山崖间,白行简将怀里地图扔给了另一队服色相同的官兵。
“就是这里。”在山路上,与有备而来的侯府官兵们相遇后,白行简便同意合作,当然他也没有其他选择。依着地图指引,来到药溪的上游,再无路可走。白行简气定神闲坐于瀑布下,“药溪出自药王谷,入口便在此地。广陵侯何不亲至?”
侯府亲卫长端详地图,看不出异样,却怎么也不相信药王谷的入口就在附近。堂堂兰台令出了京城,不过是侯府的阶下囚,逃不出侯府的一枚棋子罢了,竟还妄图广陵侯亲至。当下便不客气道:“兰台令……哦不,杏林白府的大公子,您对广陵侯再熟悉不过,难道还不清楚侯爷的习惯?不到药王谷重现世间,他老人家是不会现身的。不过您放心,您的恩师在侯爷眼皮子底下,得到无微不至的照顾,您要是好好配合呢,说不定还能早日相见,如若不然,就怕前兰台令旧疾复发,与您天人永隔,那就抱憾终身了。毕竟,前兰台令对您有再生之恩,不是么?”
这番连劝诱带威胁的话,从闭目养神的白行简脸上是看不出什么效果的。这一行,虽说是要挟,且得到了此人配合,但侯府亲卫长偏偏一点快感与成就也没有。招招铁拳打在软棉花上,得不到半分回馈,好不恼火。
白行简手握青竹杖,正坐于高崖瀑布飞起的水雾间,将一圈虎狼环伺的亲卫兵视作水汽都不如。他微微抬眼,仰视旭日,心头忽地生出不合时宜的挂念。将那个模糊的影像排出脑海,眼下终究是要对付这群虎狼。
亲卫长见他举止,也随他仰头,迎视秋阳,却被刺得双泪直流:“白公子,您是要等什么时辰?还是故意拖延时间?”
白行简冷冷道:“没有什么白公子,入口就在瀑布下。”
瀑布汇入山泉,溪流带来了意想不到的礼物。
“水里……有什么东西飘过来!”齐祯牵着持盈,紧张地避让。
官兵们一拥而上,凑到溪水边,待水上飘来的东西近了,他们的瞳孔也跟着收缩。
水上漂来的,是一名侯府兵。
众人跳入水里拦截,七手八脚将那名侯府兵抬出水,丢于岸上,研究此人落水身亡的原因。
“还有还有人飘过来……”齐祯下意识抬手捂住持盈的眼。
持盈想提醒他,自己是个瞎子,用不着紧张,但想想作罢,还是留意一下官兵们的反应为妙。
众官兵站在水边,也不去再抬人了,只驻足观看,接二连三有侯府兵被溪水冲到下游。不久前,他们还嫉妒过这些前面抢功劳的兄弟们,而此刻,那些兄弟便沦为鱼虾的食物。
众人面面相觑,顿生兔死狐悲之感。
头领将持盈一把拎到水边,语气阴森:“你说,这是怎么回事?金银财宝呢?功劳呢?怎么都死了?”
持盈眨了眨眼,虽然丧失视力,但未丧失装小可怜的技巧:“肯定是因为金银财宝分配不均,他们起了内讧,这么显然的事。”
头领想了想,差点被骗过去,怒道:“可他们身上没有斗殴的痕迹!”
持盈自信满满:“但是说明一点。”
“哪点?”
“他们就在溪水上游,肯定有了什么关键发现。我们赶过去,就知道发生了什么,总比眼下在这里胡猜好。”
溪水上游,亲卫长眼睁睁看着七八名手下闯瀑布入口葬身激流,连尸骨都来不及捞,自然迁怒白行简。尤其见此人无动于衷坐在一旁,对兄弟们的生死毫不在乎,果然如侯爷所言,此人冷血心肠,见了棺材都未必落泪,不使非常手段难以逼其就范。
“兄弟们愚笨,请兰台令示范!”亲卫长握着抽出一截的佩刀,虎视眈眈。
白行简依旧面无表情,撑着竹杖走到悬崖瀑布前,亲卫长紧紧跟上。
“大人,有一行人正在接近我们!”一名放哨的卫兵前来报告。
亲卫长顿生警惕:“继续打探,来历不明者,立即拿下。”
“是!”
有了疑似外敌,亲卫长不敢大意,决定待解决了隐患,再寻入口不迟。
白行简便不进不退,笼罩在瀑布落下的水雾与劲风中,青衫衣摆渐渐湿透,凉气入侵膝骨,如寒针刮刺。恍惚间,如同置身当年的水牢,为何活着呢?何不纵身一跃,干干脆脆?一个蛊惑的念头盘桓不去。
“大人,来的是府兵,如何处置?”卫兵再度前来报告。
“侯府兵?奇了怪!带他们过来!”
原本不受重用,只分配了后方接应任务的一队官兵终于与主军会合。小头领不敢过于托大,识相地拜见亲卫长。
“大人,路上押了两个俘虏,来路不明,却似乎知道些我们的来历,小的不知当如何处置,特押送过来请大人定夺。”
亲卫长如何识不透这点小伎俩,不过是借机争功,以为寻找药王谷是什么好差事么?折了这么多兄弟,连个入口都寻不到,待限定的日期一过,谁不是殉葬的命?既然上赶着争功,就让他们打头阵好了。
“两个俘虏不足为虑,先看管着。我等摸索药王谷入口,折腾了半日,皆不得其门而入,兄弟来得正好,不如姑且试试,换个思路或许能成呢。”
小头领听闻有试手的机会,精神大振,但思及那几个侯府兵的尸骨,又生了几分小心:“这两名俘虏,小弟养了几日,正好派上用场,替小弟打个头阵。”
亲卫长并不反对,且看他们折腾。
持盈和齐祯被推出人群,亲卫长见他们不过是少年,看来是两个运气不好的倒霉孩子,撞到刀尖上了。但愿他们下辈子掌握点投胎的技巧。
齐祯只觉腿肚子发软,抱着持盈不肯挪步。
持盈没想到这么快就被头领出卖,绞尽脑汁思索对策,耳边有瀑布轰鸣,显然那些冲下去的府兵都是葬身此地的,她眼睛看不见,只会死得更快。
必须想尽办法拖延时间:“等一下嘛!不就是寻找药王谷入口,有什么难的!”
且不说听到这话,众人惊疑的表情,单说瀑布前萌生求死之心的白行简听见这个声音,整个身躯便晃了晃,错觉?幻听?
亲卫长反问:“这么说,你知道入口在何处?”
持盈通过一番推断后,以笃定的语气判定:“不就是在瀑布里面!”
白行简的心思被拉回人间,对着湿漉漉的空气吸了口凉气,紧攥着青竹杖艰难地转了身,视线越过十几人的距离,抵达毫无觉察的持盈之身。她分明面朝着这边,却看不见。丧失视力,又是如何跋涉至此的?
亲卫长不知持盈底细,试探问:“那你说说,如何进入瀑布里面?”
持盈见对方上钩,稍感放心,这才抛出条件:“除非你们帮我找一个人,我就告诉你们。”
亲卫长耐着性子道:“寻人,来日方长,姑娘且说说药王谷吧。”
持盈油盐不进:“那就来日再说吧。”
齐祯不知表妹为何说大话,身为阶下囚,还敢跟人顶撞,不由替她捏了把汗。
亲卫长不得不让步:“好,你说,要找什么人。”
持盈决定赌一把:“找一个对我来说很重要的人,可他丢下我,一个人走了,我不知道他身在何处,我也看不见,只能拜托别人帮我找他。你们一路上山,可曾遇到一个脾气非常坏的不喜欢别人碰他的对人冷冰冰的但特别会讲故事的人?”
齐祯又自己抹了把汗。
亲卫长面无表情:“姑娘可不可以提供一些客观的描述?”
“嗯……他腿脚不太方便,要带着手杖的。”
“……”这么巧?亲卫长与手下兄弟一起转头,看向另一边。
这时,齐祯也注意到了,看到那人时,心中非常不是滋味。
白行简扶着手杖,在众人的注视里,步步走向持盈。后者一无所知,还在奇怪人家为什么不回答。直到熟悉的衣香近了,一双手抚上了她的眼睛,替她束上遮眼的手绢。
“风吹日晒,还不知道爱护眼睛,若是灼伤,神药也难治。”
持盈僵住了。
打赏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用户协议 | 版权声明 | 帮助中心 Copyright©2021 girlbook.c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9009749号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本站由网文云小说系统提供技术支持
扫码关注爱悦读